春节的时候也没想到疫情会严重成这个样子,当然,更没想到的是一觉醒来假期余额增加了一个多月。

同行陆陆续续开始复工,我躺在家里的床上,想着出路该在哪。

不过,如果可以的话,我却想一直躺下去。

2015年的寒假前夕,我联系了亲戚家的一家公司,想方设法靠技术某点生计。干了两周的活,写了几个html页面,拿了一千块钱。我也忘了这一千块钱最后被我花在了什么地方,只是确实感受到了技术带来的价值和力量。

年后回上海的时候,校企合作单位让我们每周过去实训。实训的第一天,我被项目主管留下,问我愿不愿意过来实习,我满怀欣喜地答应了。

此后,我开始奔波于单位和学校乐此不疲,下班坐一个小时的地铁,带一份麦当劳回寝室,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写代码。

我想,这代码的世界,也太美好了吧。

这梦想呢,就像是消耗品,终有一天会被消耗殆尽。

我应该诚实地看待每一个阶段的想法,正如我应该坦然地接受岁月的变迁,也应该坦然面对自己的力不从心。一如高一那年的语文课,班主任笑着讲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就像泡沫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我终于开始意识到,我可能从来就没喜欢过它。而我之前以为喜欢的感觉,可能只是因为那一刻而看错了心。

深情仰望一次这个城市,车水马龙,高楼林立。金钱带来的诱惑比任何东西都来得致命。越来越多的人看着好背景高薪水羡慕不已。大家就好像约定好了一样,背书背题进大厂,升职加薪走一生。经验主义告诉我,复刻别人的路,大概率都是能成功的。

是的,一向如此。

只是,我心头的疑问却也愈来愈多,我到底要做什么,以及,我因何而来到这。

我是个感性的人,自始至终,我都更在意做事的过程。

我想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,而不是被困在经验主义的牢笼中。并非所有的成功都可以被复刻,也并非所有的复刻我都适合。

那年被学校处分停课三天,回校后的第一节课,班主任大声跟我说,面包会有的,什么都会有的。虽然最后,成绩并没有出现奇迹,但这几句话,却一直记得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在上海,已是第八个年头。

日薪200块的时候,我住在9平米的小房间里,也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。

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更少年一些。

就这样吧。希望一切都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