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农历年在公司的裁员下终于落幕。这一年的上海的冬天比往年都要暖,但人人都说是寒冬。

年初的时候下决心要完成三件事,一是要换一份工作,二是要换一个地方住,三是要买一辆车。所幸的是,这三件事都顺利完成了。不过,这三件事如果被认为是“目标”的话,可能显得过于简单了,不如说是“即将要做的事”。

离开宝山之前去了一次崇明。短暂地逗留了一会。来去的船很多,只是路程没有我想象的近。因为一直隔海相望的缘故,让我有种崇明很近的错觉。18年末搬到此处,觉得这里真的是太偏了。房子很旧很老,各个路、居民区无不冠以“上海宝钢”几个字。上海宝钢以前真的很大吧,我在想。

IMG_4690.JPG

买了一把takamine,然后把旧的扔在了家里。毕业以后就很少玩游戏了,于我而言,如果不弹吉他的话,生活就变得太过无趣了。尽管这两年来技艺并不见长。

IMG_20143.png

今年是来到浦东工作的第一年。7月份的时候搬到了离大学母校不远的地方。搬家那天搬家师傅五点多就过来了,把东西都安置好以后,我瘫在客厅的沙发上。听外面的蝉声,我想我应该再也不会跟别人合租了。

这个时候,想到有人生来就能继承家产,不需要独自外出奋斗的话,好像也挺不错的。

要独立。17岁那年就已经想要做的事。实习那年因为租房被中介骗去了两千块租金,我躺在9平米的卧室里辗转反侧,也没有想过后来可以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仰天八叉。

总会越来越好的。电视里说。

浦东呆久了,其实也挺不错的。人不多,车不堵,路还大。之前跟公司的产品聊天,顺便聊了聊房型和房价,我想着那些带小花园的小洋楼,心动不已。摸了摸口袋,我想着,再等等吧,再等等可能都会有了。

赶在元旦前去了重庆。3D城市名副其实。拍了很多照片。旅行啊真的是一件快乐的事。新鲜的事物可以让你感觉时间过得变慢了。

这是真的。

IMG_4694.JPG

在这个冬天,我开始异常怀念起第一家公司的时光。那个时候身上没有钱,却一直跟着项目经理外出。一边小心翼翼看着外面的世界,一边打量着我啥时候自己才能以游客身份再来一次。而今坐在电脑前,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,我甚至在怀疑,我是不是真的还爱着这个行业。

不过,我仍不后悔离开。

这人啊,就应该多走走不一样的路,走的路宽了,走得亮堂了,也就不再会为诱惑所动,不再为前方一无所知而害怕了。如果不出来看看的话,可能就是心有不甘吧。

于是,我看到了,是平淡无奇的生活。突然它一点都不诱惑了。

营业执照下来的时候,我知道我又可以重新开始了。我知道我的野心远不止跳槽加薪这么简单,那就不如让它肆无忌惮。

年初的时候父亲跟我说,你还年轻,一辈子很长,钱要慢慢赚。

于是它就成了我这一年对自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是啊,一辈子很长的,慢慢来吧。

2019.1.16

阿C